日本高清视频

注冊

北上蘇成科創板新三角 為何蘇州這次能走在深圳之前?


來源:澎湃新聞網

科創板推出以來,蘇州的企業,不管是申報數量,還是上市數量,都在全國名列前茅、表現突出。

科創板推出以來,蘇州的企業,不管是申報數量,還是上市數量,都在全國名列前茅、表現突出。

7月22日上午9點30分,伴隨開市鑼聲的響起,首批25只科創板股票開始在上交所交易,科創板正式開市。25家上市企業中,有3家是來自蘇州。蘇州又在眾人面前“秀”了一把。

蘇州也因此超越深圳(1家),成為僅次于北京(5家)、上海(5家),擁有科創板首批上市企業國內排名第三多的城市。

從科創板目前受理企業149家來看,蘇州有12家企業獲科創板受理,這一數據與深圳齊平,居于北京、上海之后。

蘇州這次走在全國公認的“創新之城”、“科技之都”深圳之前。那么,蘇州是靠什么才生出這樣一股科創力量?

對此,多位受訪企業家專家對澎湃新聞稱,科創板中的蘇州企業多為“硬科技”,此次取得佳績既基于蘇州長期以來發達的制造業硬實力,也是蘇州當地近年來注重高科技企業培育和區域科技創新生態系統功能提升的結果。

蘇州科創板“首秀”

如果對比數據可以發現,蘇州并不比深圳的科創企業多。

截至2018年底,深圳國家高新技術企業累積達1.44萬家,總量僅次于北京。而蘇州同期的數據為5400多家,相較少了一半。

但這不妨礙蘇州此次科創板上的出彩。它躋身全國前三的上市企業數量使得“北上蘇”成為目前科創板上的頭部力量。

科創板,是在上海證券交易所設立的獨立于現有主板市場的新設板塊,主要服務于符合國家戰略、突破關鍵核心技術、市場認可度高的科技創新企業,重點支持新一代信息技術、高端裝備、新材料、新能源、節能環保以及生物醫藥等高新技術產業和戰略性新興產業。

截至目前,上交所共披露149家科創板受理公司。28家已注冊生效,其中25家為科創板首批掛牌上市公司。這25家上市公司募資規模370億元,主要分布在生物醫藥、半導體、新能源等多個新興產業領域。

據悉,首批公司在研發投入、研發人員數量上,均遠高于創業板等存量市場公司,這反映了科創板的科創定位。

蘇州此次入圍的三家企業華興源創、天準科技和瀚川智能便是如此。據《蘇州日報》報道,2018年華興源創和天淮科技的研發費用占當期營業收入的百分之十幾,瀚川智能的研發人員占員工總數的比重都達51.91%。

“在一定程度上,此次科創板蘇州取得的成績,代表了蘇州當前轉型升級取得的良好進展,是蘇州科技服務企業轉型發展的良好成果。”蘇州市科技局副局長沈丹對澎湃新聞稱,當前蘇州正處在轉型升級、推進高質量發展階段,但過去沒有直觀的數據可以展現蘇州在這方面取得的成績,科創板正好是一個展示。同時,科創板也是一個指揮棒,對蘇州進一步做大做強科技創新有引導作用。

澎湃新聞從蘇州市委宣傳部了解到,蘇州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視科創板蘊含的戰略意義和歷史機遇,多方合力、推動企業精準靠前對接科創板。

今年年初,蘇州市政府就召開專題研究會,提出設立科創板上市工作協調小組,統一指導協調科創板上市推進工作,并召開推進科創板上市工作座談會,發動各板塊、各部門支持企業科創板上市工作。

全市還多輪遴選企業,提高企業儲備精準度,加強宣傳培訓,先后培訓企業近300家,幫助更多企業了解科創板的基本要求和上市路徑。

為更好地協調重點企業困難,加大政策支持力度,蘇州市政府辦印發了《關于鼓勵企業科創板上市的若干意見》,對意見有效期內申請在科創板上市獲準注冊的轄內企業加大扶持力度等。

“政府取向很重要”

在蘇州晶方半導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總裁王蔚看來,蘇州此次在科創板上能有這樣的成績,跟蘇州當地政府對科創力量的培育分不開。

他對澎湃新聞說,科創不是“短期活”,一個企業、一個地區科技能力的養成是要積累的。“就像書法家,沒有十幾二十年的沉淀,科技是做不好的。”蘇州此次申報科創板的大多數企業都在蘇州有十幾年的歷史。

搞科創就像科研家一樣“坐冷板凳”,這也意味著科技型企業很難在短時間內獲得很好營收。“但蘇州的政府取向就很好”,王蔚認為,當地政府長期對科技創新型企業予以資金、政策扶持,但并不急功近利,不要求企業短期營收,“不主張企業一定要快速賺錢,不鼓勵企業拼命通過并購等形式快速擴大”,而是“放手讓你去做自己合適的事情,去做精做深做強”。

“比如園區政府,平時不來打擾你,有事情找他們則是有求必應。”王蔚認為,這種讓企業踏實做事、不因追求績效而干擾企業的氛圍,對科技型企業的成長尤為重要。

蘇州科技局副局長沈丹告訴澎湃新聞,長期以來,蘇州都堅持對科技型企業的階梯式培育,并形成了一套系統的政策體系。

沈丹介紹,蘇州對創新型科技型企業的培育分為三個層次。一類是針對具備一定規模的企業和高成長創新型企業有相應培育計劃,比如對高成長創新型企業都有連續五年、每年最高兩百萬元的資金支持。

一類是高新技術企業和高新技術企業培育庫。對于這類科技型企業的中堅力量,蘇州2008年就在全省率先推進高新技術企業認定工作,也因動手較早,蘇州到目前為止積累了5000多個高新技術企業,今年還將有3000多個企業即將進入培育庫認定環節,可見蘇州還會有很強的高新技術企業后備部隊。

第三類是針對科技型中小企業和民營科技企業使用普惠性政策措施支持。“我們這個政策是一以貫之的。這批企業面廣量大,大多在起步階段就可以獲得科技貸款貼息、科技保費補貼等政策補助。”沈丹說。

總結這一套政策特點,沈丹說,其優點在于對于企業的各個成長階段進行了有針對性的扶持和引導。“從起步階段到中堅力量,再到高層次的具備一定規模的企業、高成長創新型企業,呈現階梯式續力。“全國其他地方也有類似政策,但我們算做得比較早、相對系統的。”

沈丹還介紹,蘇州長期在科技金融上也做了很多工作,這對企業的成長也至關重要。“比如我們下屬科創投公司是國資公司,我們會鼓勵他們做天使投資,并要求他們對科技型企業投資也要有一定比例。”沈丹表示,這在一定程度上能引導社會資本支持創新。

“僅僅是序章”

“蘇州此次科創板首秀,是蘇州長期在科技企業培育努力成果和硬科技實力的體現。”元生創投創始合伙人陳杰對澎湃新聞所說,但這也不能表示深圳等地區在科創板上的成績不會“追上來”。

蘇州專家咨詢團成員,蘇州科技大學城市發展智庫副院長王世文也對澎湃新聞表示,“路遙知馬力”,這僅是階段性的成績,蘇州、深圳究竟孰弱孰強,還要看后續表現。

王世文認為,目前,蘇州科創板受理與注冊企業活躍,是區域科技創新生態系統功能提升的結果,也是對高科技企業培育與科技金融引領實效的檢驗。但“這僅是序章”,IPO融資以及上市后企業發展才是精彩大戲,蘇州還將面臨著機遇和挑戰。

他也在《蘇州日報》上刊文表示,目前市區兩級對科創板上市頗多積極支持,從產業基金到科創板產業基金,從上市前宣講到上市后獎勵等,但多是錦上添花,而雪中送炭之舉卻亟須來一場“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例如,對企業的上市獎勵可以嘗試轉化為對上市后科技創新投資的激勵,或激勵中介機構“伯樂相馬”,培育科創成色足、成長潛力大的早期企業上市。

“資本市場對科創的雙刃作用也不容忽視,公眾公司也面臨創新專注性下降的可能。”王世文說,上市后,企業會面臨短期業績目標壓力,但也要不忘科創板上市初心,牢記科創板不同于其他板塊的特點,保持對科創能力提升的持續專注。同時上市并非一錘子融資買賣,上市后企業還需提升資本市場運作專業能力,善于運用資本市場工具提升科創實力。

“總之,現在僅僅是一個開頭,蘇州科創板還有待市場考驗。”王世文對澎湃新聞說,如何繼續保持蘇州上市企業數量優勢和實現上市后創新實力跨越提升,還需繼續保持“深水靜流”的蘇州行事風格,有效務實培育科創“源頭活水”。

[責任編輯:潘文茜]

  • 好文
  • 欽佩
  • 喜歡
  • 淚奔
  • 可愛
  • 思考

今日推薦

鳳凰新聞 天天有料
分享到:

日本高清视频

免责声明-|:本站作品均来自网友分享或互联网-|,若您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第一时间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